世谌

词不达意,白天做梦,没什么本事,擅长墙头跑酷罢了。

【九辫】GAY OR NOT?



百度二爷相关时候的脑洞产物,与真人无关


————————————————


杨九郎暗恋张云雷好久了,这件事儿是头九都知道的。


头九的几位背地里有个微信小群,如若搜索杨九郎的发言,其中最高频出现的词大概就是张云雷。


“给张云雷送饭呢”


“陪张云雷录节目呢”


“张云雷说那家好吃我们要不要尝尝”


“张云雷.......”


杨九郎从来不在九字科的师兄弟面前隐藏他对张云雷的关注和上心,头九的各位自然也都口风很紧,心里揣着兄弟的这份沉甸甸的信任,未曾让这件事抖出去过。


不是杨九郎怂,头九无怂人这句话一点儿不假,杨九郎自然也不拖后腿,只是他不确定人家角儿到...

2019-01-18

就你俩不老实嗯嗯嗯???

合照的时候九馕还好点,小张老师在师父后面露个头,左看右看也太可爱了吧

2019-01-09

主持人:请演员们各自去休息一下.......

话音未落,其他人还没动窝

九辫儿:立刻去找彼此

嗯????

2019-01-09

【九辫】两次张云雷主动找杨九郎了,一次他没有(3)

脑洞来自小张老师同道大叔采访,不上升真人


前文→  

——————————————————



张云雷突然弄明白自己喜欢杨九郎的时候,结结实实被自己吓了一跳。


不能够啊,虽说是亲生的搭档,关系也的确比一般人亲密了些,但他一直都觉得他们的关系在正常范围内,并无僭越,顶多趁着台上的劲儿开些的小玩笑,他本以为说者无心听者也无意,可是自打他上次录完节目回来仔仔细细地反省起自己日常生活上对那小眼睛的依赖,顿觉情况不太妙。


一言以蔽之,只要杨九郎能做的事情,张云雷一点儿也没觉得别人比他得心意。


这话听起来倒是有些鸡蛋里挑骨头的意思了。不论是大早...

2018-12-27

【九辫】两次张云雷主动找杨九郎了,一次他没有(2)

脑洞来自小张老师同道大叔采访,不上升真人


前文→

——————————————————

张云雷又被邀请去录节目了,没带杨九郎。

九涵今儿也请假了,给他找了个临时的新助理。上台阶是新助理掺着,饮料零食是新助理递到手边,准备台词和采访也是新助理坐在一旁帮忙,张云雷有点不舒坦。

平日闲时如若九涵不在,这些活儿都是杨九郎自动包揽,不是说新助理做的不好,人家也算是尽职尽责,但总要他开口吱会一声,比起杨九郎适时主动伸过来的手心和递过来的水瓶,总是少了点恰到好处的意思。

于是录制几近半场,他只是按部就班地完成节目要求,像是什么预先设定好的程序一样,表现不差但也没什么亮点,工作人员便喊...

2018-12-24

【九辫】两次张云雷主动找杨九郎了,一次他没有 (1)


脑洞来自小张老师同道大叔采访,不上升真人,食用愉快。

————————————————————

天刚蒙蒙亮,鱼肚白都还没泛彻底的时候,杨九郎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提示消息一条接着一条,愣是把他的床变成了按摩仪最低档。

妈的,哪个不长眼的大早上连环炸,一会儿还得早起跟辫儿去对词儿。

杨九郎的起床气轰地就窜上了脑袋,没好气地胡乱在一旁摸到手机解了锁,眯起眼睛瞅了一眼泛着刺眼白光的屏幕。

“杨九郎,你起了没”

“你起了没啊,麻溜儿的”

“一会儿过来的时候给我带早餐”

“我想吃炸糕啊,别忘了”

“这都几点了,别睡了,小眼八叉的再给睡没了”

............

张云雷平...

2018-12-22

【九辫】圣诞礼物

一个圣诞节的小甜饼,不上升真人,食用愉快。

——————————————————

不是所有人小时候都被父母用圣诞老人的故事哄骗过。

杨九郎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打他那活儿还没长齐,杨九郎的爸妈就直截了当地跟他挑明:别做梦了,圣诞老人是假的,礼物是爹妈送的。

他当时可哭了好一阵儿,一颗纯洁男孩玻璃心咔嚓咔嚓碎了满地,说什么也不相信。

不相信也没辙啊,为了让这孩子认清事实,杨九郎的父母甚至连圣诞礼物也不送了。

果真,他圣诞节的许愿再也没有成功过。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纯洁小男孩也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学了一身的相声本领,在外小有名气,于内也谦恭孝顺,可谓一表人才,除了眼睛小...

2018-12-19

【miflo】三次Mikele偷看Florent,一次他被发现了

rps圈地自萌,请勿上升任何,无差

————————————————

① At the very beginning

Mikele觉得那道目光紧紧地黏在自己脊背上,就像被什么世界上最强力的胶水压迫感十足地贴在他身上一样。他尝试着在算不上宽敞的走道里徘徊,双手拢在自己太阳穴两边,眉头紧皱想要强迫自己进入角色——今天是音乐剧《摇滚莫扎特》选角面试的日子,这当然对他异常重要,他想要拿下这个角色,而现在就是面试的最后准备时间。

但该死的那道手电筒般的目光能不能稍微从他身上移开一下?

Mikele终于转过身去,噙着几分怒意径直对上那双惹他无法聚精会神的眼睛。对方显然是没有料到他的突然转身,时...

2018-08-25
1 / 4

© 世谌 | Powered by LOFTER